当前位置:湖北子站 > 地方人物

湖北首批MBA的今与昔

2008-09-04 14:31:22

    图为:在武汉大学MBA教育十五周年庆典上,不少人T恤上印着:“选择了MBA,就是选择一种生活”。

    图为:当年无意间的一个决定,罗银桥成了MBA。

    图为:看着当年的学生名册,谭力文教授还清楚地记得每一个学生。

    图为:庆典大厅,回到母校的学生“签名留念”。

    提 要

  当“MBA”(工商管理硕士)这样一个舶来的名词,还不为大多数中国人所知时,他们就已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的MBA学员、湖北省首批MBA。十多年一晃而过,MBA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怎样的变化?他们眼下在做些什么?站在时间的台阶上,他们又如何看待当年的选择?如何看待眼下时髦的MBA教学?前不久,借武汉大学MBA教育十五周年庆典之机,记者走访了返校参加活动的这批湖北“MBA元老”。

  全省最早的MBA“镀金者”

    9月22日,罗银桥夹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皮包,在武大校园里转悠了一圈,又开着他的“标志307”失落地离去。

    “都是陌生的面孔,年轻的面孔。说是聚会,却没有遇到一个当年的同学。”来参加武汉大学MBA教育十五周年庆典的罗银桥有些伤感:“很诧异,也不诧异,每个人不都是在自己的生活圈、工作圈内忙忙碌碌吗?说来惭愧,如果不是到光谷办事顺路,我也不会过来。”

    罗银桥是武大94级MBA学员,也是全省最早的一批MBA“镀金者”。他目前的身份是东风汽车公司襄樊医院“掌舵人”。

    MBA是什么?1993年,对于时为东风汽车公司下属医院财务科普通工作人员的罗银桥来说是一头雾水。“本科学的是医疗放射专业,我当时正准备报考医学专业的研究生,继续深造,弟弟罗银伟跑来告诉我,一起去读MBA吧,武汉大学正在东风公司招生,听说前景不错呢。”

    罗银桥回到办公室查了一堆资料,才知道,MBA原来是“MasterofBusinessAdministration”的缩写,即工商管理硕士,这个专业主要是培养职业经理人。罗银伟的一句话让他下了决心:“哥,东风公司多的是技术型人才,但却缺少管理人才,读工商管理专业将来或许有用。”

    “既然如此,那就报吧。说不定读了还可以跳出医院换个环境。”罗银桥就这样开始了挑灯复习的生涯。

    能读得起MBA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如今,把这个命题拿到普通市民面前,普遍的看法肯定是“有钱人”。当年呢?罗银桥苦笑:“我们那时哪里算是有钱人啊,全班当时能算得上科级干部的,也不过四五个人。”

    那学费谁出?“3年下来需要1.2万元,当然,这不包括武汉到十堰的来回车费,全由自己出。当时我们班大多数同学一个月也就是三四百元的工资,而且几乎都成了家,上有老、下有小,确实很窘迫。”

    不过,罗银桥的话也确实只能代表“我们班”,因为,同为武大94级MBA的,还有一个“建行班”和一个“武钢班”。原任建设银行湖北省分行副行长、现任建行辽宁省分行行长的石汉祥介绍说,当时武汉大学建行委培班共有18名学生,职务均为正处,“3年学费1.8万元均由银行出”。

    不过,换个环境,确实不只是罗银桥一个人的想法。武大94级MBA“二汽班”有21个人,3年后,只剩下罗银桥、罗银伟、付火根、王俊立四个人留在了原单位,“有些同学在校期间,便已在广州、北京找好了工作”。

    而石汉祥所在的“建行班”,40%的同学,包括建行陕西省分行行长崔滨洲和石汉祥自己,留在建行系统外,其他都“出去了”,并在别的金融单位担任要职,如中信实业银行武汉分行行长徐学敏、光大银行行长助理高健、国家开发银行湖北省分行行长林放、中国信达公司武汉办事处副主任刘成龙等。

  “答辩结束,男同学哭了”

    近几年,有人在读完EMBA(即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后留下一句赤裸裸的话:读大学看学校,读研究生看导师,读EMBA看学员。所谓“看学员”,说穿了就是通过读书结交班上的“总裁”同学,迅速积累人脉资源。当然了,眼下的MBA也不乏此类例子。十多年前呢?“当时绝对不是这样。首先,我们是统招统考,并非现在的脱产班、周末班。当时报考‘二汽班’的有1000多人,最后只录取了21个人。在毕业时,还有两人因论文答辩不合格不准毕业。”罗银桥的弟弟、东风本田物流有限公司生产物流部长罗银伟说:“更重要的是,进了学校后,才知道多么苦,这是MBA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3年学习,要学18门课程。家庭作业太多,而且都是课题式的论文要求,平时还要工作,小孩当时才4岁,家里需要照顾,学习紧张时,心里只想哭。”同为“二汽班”学员的神龙汽车公司技术中心分部主任付火根说。

    罗银伟则对考试心有余悸。当时每门课考3个小时,由于考试量大,必须一直写个不停,“考完后两手都在发抖”。那时他刚结婚不久,好在爱人对他还比较支持。做毕业论文时,他前后准备了半年时间,一连10个晚上,写了6万多字,当时用的还是老式的四通打字机,打字员光打字就花了两天。“那个时候对毕业论文要求特别严。”罗银伟说:“记得班上一名男同学论文答辩通过后,如释重负,竟当场哭了。”“学习,始终是班上永远的主旋律。正因为如此,一切变得特别单纯,个人感情交往也就特别少,因此与现在的学生相比,缺少一种团队精神,自我意识显得较强。其实将MBA作为一种资源平台也未尝不可。现实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有一个需求链条,缺少这种链条,也就少了交往的动力。”他补充道。

  读MBA,他们学到了什么

    什么是管理?这是罗银桥当年读MBA最想弄清楚的一个问题。

    有一天,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一个关于《袋鼠与笼子》的故事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天,动物园管理员发现袋鼠从笼子里跑出来了,于是开会讨论,一致认为是笼子的高度过低。所以他们决定将笼子的高度由原来的10米加高到20米。结果,第二天,袋鼠还是跑到外面来,所以他们又决定再将高度加高到30米。没想到隔天居然又看到袋鼠全跑到外面,于是管理员们大为紧张,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笼子的高度加高到100米。这天,长颈鹿和几只袋鼠在闲聊:“你们看,这些人会不会再继续加高你们的笼子?”长颈鹿问。“很难说。”袋鼠说∶“如果他们再继续忘记关门的话!”

    这个故事让罗银桥有了这样的心得:事有“本末”、“轻重”、“缓急”,关门是本,加高笼子是末,舍本而逐末,当然就不得要领了。管理是什么?管理就是先分析事情的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认清事情的“本末”、“轻重”、“缓急”,然后从重要的方面下手。“读MBA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视野。”

    MBA毕业后,罗银桥虽然没有实现最初的愿望,他在辗转了几个单位之后,还是回到了医院。2001年,他成为东风汽车公司襄樊医院的管理者之一。两年后,他使这家医院扭亏为盈。

    建设银行辽宁省分行行长石汉祥深有感触:“如果我没有研修MBA课程,说实话,就目前我所处的工作岗位,肯定难以承担,或者说一定会很吃力。MBA与职业经理人之间,就是一个学位和岗位的关系。MBA通过工作实践,将较高的领导才能、出众的管理才能和良好的专业知识融为一体,集于一身,自然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职业经理人。在一个单位,不论高层还是中层管理人员,都应学习MBA这方面的系统知识,以此提高整个企业的管理水平与工作效益。”

    94级MBA“建行班”学员、中煤能源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彭毅介绍说,MBA给了他自身才能发挥的自由空间。原先他在国企工作,后来读了MBA,转变了观念。他在南方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回到武汉发展。从环保到建筑,再从建筑到电力,他不断地挑战自我,转换工作岗位与工种,后为上市公司武汉凯迪电力股份公司聘用,之后转至能源企业。

 职业生涯的“量变”与“质变”

    世界上最早的管理学院是1881年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立大学设立的,而工商管理硕士培训计划(MBAprogram)要晚些,约于1908年诞生于哈佛大学,到现在已经有近100年历史。

    1984年,MBA就“刮”进了中国。1984年大连理工大学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商学院合办第一期MBA班,开创了我国MBA教育的先河。1991年起,清华、人大等9所院校被批准开展MBA教育的试点工作,共招收86名学员,正式开启了中国现代MBA教育之门。在武汉,1993年,武汉大学、原华中理工大学和中南财经大学被原国家教委批准参与了试点工作。1994年,武汉大学、原华中理工大学和中南财经大学正式对外招生。

    从1991年到2007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的具有MBA办学资格的院校已达127所,单在2007年,新批的MBA院校便有31所。现在每年的招生规模已逾两万名。在中国,从来没有一种教育能像MBA这样,在短短的16年内,如此迅猛地发展。也从来也没有哪种教育能像MBA这样,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商业运作的成分,投资主体包括国有大学、商业机构及外资。但对学生、学校、用人单位乃至社会公众舆论而言,MBA一般被认为是高投入、高回报的象征,像一道黄金铸造的“龙门”,一越此门就身价百倍。但实际情况是否如此呢?“并非都是如此,这与每个人的追求有关。”罗银桥说,“当然,我们班不少同学都小有所成,比如郑志刚,原来只是一名技术员,现在是联想集团旗下的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张继惟也是如此,目前任首钢汽车公司总经理。罗银伟原来是在东风公司技术中心当秘书,现在则在吞吐量最大的汽车物流公司任部长。对于毕业后进入民营企业的同学,当然机会更多。但在国有企业工作的,大多数同学的职务依然要经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实现学位与职位‘齐飞’。只不过所需时间可能比别人短一些。”“‘建行班’的学生就不一样了。”罗银桥的老师、武汉大学第一批参加MBA授课和论文指导的企业管理专业博士生导师谭力文教授说,“在94级‘建行班’中,入学前是各支行行长、副行长及其他管理人员,毕业后,不少人成长很快。比如原建行湖北省分行行长崔滨洲,中信银行武汉市分行行长徐学敏就是成功的代表。 ”

“选择MBA,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

    自开办MBA班以来,武汉各个学校已经培养了近万名MBA人才。但国内的MBA教育还面临着种种问题,MBA专业学位也同样面临着市场的种种责难。那么,问题出在哪里?谭力文教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很多人都在讨论国内MBA院校的理念、口号与特色十分接近,各界亦关注着MBA教育质量参差不齐及竞争白热化所带来的质疑。

    谭力文:学员结构不合理,越来越年轻,普遍缺乏企业经营管理经验。哈佛商学院招收MBA学员,除了大学毕业三年以外,还要注重考察学生的经营业绩和实践经验。

    记者:MBA不过办了16年,具有MBA办学资格的院校就已达127所,师资从哪里来?

    谭力文:在中国的MBA教育中,最大的问题依然是师资问题。MBA的教师团队是一个特殊的团队。他们不仅需要坚实的理论基础,还需要较为丰富的企业实战经验和努力向上的竞争心态。在国内,一些学校经常能够送年轻教师到MBA的发源地美国的著名大学学习,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但武汉大学目前的MBA教师团队送出去交流、学习的太少是一个问题。

    记者:MBA教育的一些问题根源在哪里?

    谭力文:我个人认为,社会出现认为MBA教学质量有下滑的现象,是出在开办MBA教育的办学单位上。如果办学单位出现观念错位,只注意赚钱,不注意投入,教学质量必然下滑。此外,办学单位考核MBA的任课教师是上课的质量还是仅考核他的科研成果?任课教师需不需要培养自己了解和解决企业运营实际问题的能力?这样一些问题搞不清楚,或本末倒置,也将严重影响MBA的教学质量。

    记者:94级那一批学员中,有的学员取得了成功,但有的学员还不够成功,您怎么评价?

    谭力文:中国有句十分经典的话: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曾经借用一位老师的话:“选择MBA,就选择了一种生活”作为武汉大学MBA的标志口号。这就是告诫我们的学生,如果你选择了MBA学位,你就选择了竞争和奋斗,如果缺乏竞争和奋斗的精神,不懂得竞争和奋斗的方法,那么,你的MBA学习生涯就可能失败。作为一名老的MBA教师,我希望我们的MBA学生,要记住这个口号的深刻含意,规划好自己的人生,奋斗,再奋斗!(文图/本报记者李昌建 胡诚 通讯员陈浩)

(责任编辑 陈辉)